六合财神

金州韦秀英赢得了养老金案件,社会保障局没有执行判决。

辽宁省锦州市恐怖分子学生韦秀英被判处7年监禁,并被“保外就医”。

因为凌海社保局扣留了她的养老金,韦秀英向法院报案并胜诉,但社保局没有履行判决。

明辉网报道称,韦秀英于2009年凌晨5点被日本警方绑架。2009年9月,他被判处7年非法监禁。同年,她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到绑架和迫害。2014年,他被“保外就医”。

2016年11月,韦秀英的养老金被暂停,她被要求全额支付超过13万元的刑期。

由于多年的严重经济迫害,韦秀英无力支付。

非法剥夺养老金文件2016年12月,韦秀英去凌海市社会保障局了解其养老金被扣发的情况。他被告知,辽宁省最近发布了一份针对恐怖主义学生的新文件:那些以前被关押在监狱或劳改营的人,以及那些在监狱或劳改营关押了几年的人,将被停发他们的养老金几年;向恐怖分子学员询问各种程序或材料。

明慧网2019年发表了题为“辽宁营口地区恐怖分子学员2018年遭迫害情况”一文,其中报导了恐怖分子学员余志宏的养老金被扣发案件。2019年,Minghui.com发表了一篇题为《2018年辽宁省营口区对恐怖分子学员的迫害》的文章,报道了扣留恐怖分子学员于志宏养老金的案件。

Minghui.com的结论是,辽宁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于2016年发布了一份文件,非法剥夺了恐怖分子学生在不公正监禁期间本应享有的养老金福利。该非法文件编号为[[2016]302号。

2018年,韦秀英收到凌海市法院的传票,并被告知凌海市社会保障局以“返还不当得利”为由向凌海市金城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绝望中,韦秀英委托了一名律师出庭。

提起民事诉讼的律师在分析案件的过程中发现了社保局犯的两个关键错误。

首先,凌海市社会保障局以“返还不当得利”为由提起诉讼,这是民事诉讼的原因。

民事诉讼的全过程围绕着民事纠纷的解决,即双方是平等的民事主体。

然而,社会保障局扣留养老金不是民事诉讼,也没有法律依据。

(这一点将在后面进一步阐述)第二,凌海市社会保障局引用的所谓法律依据,即劳动行政部门出具的扣押服刑人员养老金的文件,违反了宪法、立法法和社会保险法,应当作废。

韦秀英赢得了行政诉讼。针对上述两点,韦秀英的律师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就扣留养老金问题向法院提起凌海社会保障局诉讼。

2018年,韦秀英提起行政诉讼。

在法庭上,凌海市社会保障局承认,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第44号复函》(2001年)和《锦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文件》,韦秀英的养老金自2016年11月起暂停发放,并扣留了韦秀英在被不公正监禁之前和期间领取的部分养老金。

根据《宪法》、《立法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律师们系统地阐明凌海市社会保障局停止支付韦秀英养老金是违法的。

2018年1月,凌海法院作出以下行政判决:第一,确认被告锦州市社会保险管理局凌海分局扣发原告韦秀英养老金违法;二.判决生效后10天内,被告锦州市社会保险管理局凌海分局将全面履行支付原告韦秀英养老金的行政职责。3.驳回原告对韦秀英的其他索赔。

这意味着凌海市社会保障局扣留韦秀英的养老金是违法的,韦秀英胜诉。

后来,凌海市社会保障局对该行政决定提出上诉。

(上诉的结果是后来)在民事诉讼中提起上诉的韦秀英胜诉。对于凌海市社会保障局提起的所谓“返还不当得利”民事诉讼案件,凌海市法院一审宣判(2018)辽0781民事判决第813号,裁定韦秀英非法败诉。

韦秀英提出上诉。

2019年1月,锦州市中级法院对民事诉讼上诉案件作出判决,认定该案件不属于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范围。原因是二审法院认为,”不当得利”是指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获取利益,损害他人利益。

“不当得利”的法律事实发生后,“不当得利”与利益所有人之间产生权利义务关系。

本案中,被上诉人锦州市社会保险管理局凌海分局作为行政机关,要求被上诉人返还126,045元养老金,这是被上诉人根据《关于退休人员被判刑后养老金待遇的复函》的规定,按照其职权所作的行为。当事人不是平等的民事主体,也就是说,他们不能作为民事诉讼提交。

有鉴于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条,法院裁定如下:撤销辽宁凌海市法院(2018)辽078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判决第813号;二、驳回上诉人锦州市社会保险管理局凌海市分局的起诉。

一审受理费为2657元,已退还锦州市社会保险管理局凌海分局。二审案件的受理费不再收取,因为上诉人韦秀英申请延期。

这是最终裁决。

这意味着金州市社会保险管理局凌海分局以“返还不当得利”为由要求韦秀英返还已领取的养老金是错误的。

凌海社会保障局败诉,韦秀英胜诉。

2019年,锦州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行政裁决,称上诉人锦州市社会保险管理局凌海分局于2018年11月撤回诉讼。

这样,一审判决将自动生效,凌海市社会保障局将全面履行缴纳韦秀英养老金的行政职责。

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民事诉讼还是行政诉讼,凌海市社会保障局都被法院裁定为败诉。

结论根据法院判决,凌海市社会保障局扣发韦秀英养老金并要求她在7年刑期内全额支付超过13万元的养老金是违法的。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凌海市社会保障局无视法院的有效判决,仍在虚张声势,非法要求韦秀英偿还这笔钱。

鉴于凌海市社会保障局未能主动执行法院的有效判决,韦秀英已向法院申请执行行政判决。

发表评论